士继之魂 理工之光·重庆理工大学建校80周年校友口述实录?熊斌:一路沧桑砥砺,皆为重理工“扶摇而上”

来源:华龙网 时间:2020-11-04 责任编辑:山城日报

核心导读:

教育,是这个时代的良心;母校,是每一位校友的精神原乡。

今年深秋,是重庆理工大学建校80周年校庆纪念日。为此,重庆理工大学开启《士继之魂 理工之光——重庆理工大学校友口述实录》视频系列访谈活动。通过近40位老校友的口述,分享其在重庆理工大学工作、学习、奋斗、生活的真实再现。

这群校友的故事温暖、感人、励志、朴实,生动诠释了建校至今,重庆理工大学几代教育人无私奉献、奋力拼搏的坚守与情怀。

这是一段不平凡的变迁之旅,更是一段感人的奋进故事。

今天,就让我们通过这些校友口述,共同回忆那些难忘的岁月,共同纪念那段一起走过的时光,共同追忆在“重理工”这片热土上曾经发生的值得永远怀念的人和事……

校友熊斌 重庆理工大学供图 华龙网发

人物档案:熊斌,男,1940年7月生,四川泸州市人,中共党员。1983年底至重庆工业管理学院任教,先后担任劳动经济教研室主任、重庆工业管理学院图书馆馆长、经济管理系主任,2006年12月退休。曾荣获“首届科研贡献奖”、“西南兵工行业先进教师”、“全国优秀教师”称号。

访谈现场 重庆理工大学供图 华龙网发

夜以继日,与“重理工”砥砺前行

主持人:熊老师您好,我知道您到校不久,就接到院领导的一个重要任务,要配合学校创建劳动经济专业,然而劳动经济专业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新的词,有这个专业的学校寥寥无几,请问您当时是怎么完成这个任务的?

熊斌:如果要谈这个,我就先谈一下重庆工业管理学院的来源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国家由以阶级斗争为纲转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大力发展经济。那个时候我们的科技、文化各方面都落后,最缺乏的就是管理方面的人才。

尤其是经济管理方面的人才特别少,原因是计划经济年代,企业的任务就是生产产品,生产任务也是由上级下达,生产出来的产品由国家统购包销,所以企业只要能生产就行,不需要采购、竞价、销售、管理等流程。就全国高等院校来说,那个时候经济管理方面的专业很少,像兵器部几所高等院校全是生产军工产品的专业,管理水平落后是国家亟待解决的问题。所以国家就掀起了提高经济管理水平的学习热潮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兵器部要建立一所经济管理为主的普通高校,决定撤厂复校(即撤销由原重庆工业学院改成的5077厂,恢复成普通高校,命名为重庆工业管理学院),成立重庆工业管理学院筹备组。筹备组领导最先打算学院设两系一部,即管理系、机械系和基础部。管理系下设:管理工程、物资管理、财务会计、计划统计和劳动经济等五个专业。陆云鹤负责管理系的组建,他邀我同他一道参与工作,任系办公室主任、系总支书记和劳动经济教研室主任。任务是招聘和接待调来的骨干教师,构建五个专业的框架,以及招生事宜等日常工作。

1986年初夏,院筹备组考虑到管理系设五个专业太大(机械系仅有一个机械制造专业),将其分为管理工程系(包括管理工程、物资管理专业)和工业企业经济管理系(包括财务会计、计划统计和劳动经济专业)。

我辞去办公室主任和党支书工作,潜心从事劳动经济专业的开创工作,顺便兼任系总支纪检委员。接到劳动经济专业筹建任务后,当时我还纳闷,劳动经济是搞什么的?最后去问提出建立专业的人,他说是培养人事劳资方面的高级专门管理人才。那个时候全国管理人才缺乏,人事劳资部门专门人才的管理人员更缺乏。

为了培养人事劳资方面的管理人员,我首先去了解了兵器行业人事劳资系统的业务工作范围,第二步去找专门从事这部分专业的学校。当时有这个专业的学校首先是北京经济学院(现首都经济贸易大学),它是我们国家最早培养这方面人才的院校,还有中国人民大学设置了劳动人事学学院,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设置了劳动经济专业。然后我就到了北京经济学院去调研劳动经济专业应该开设哪些课程,我从他们那里获益很大,他们培养的人才还是比较宏观的人才,但结合重庆工业管理学院将要培养的人才主要是在兵工行业工作,所以我就要考虑得更加微观。

1993年7月,劳动经济专业首届本科生毕业留念(前排左五为熊斌)重庆理工大学供图 华龙网发

回来以后,我就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工作,拟订劳动经济专业培养方案,招聘老师,成立劳动经济教研室,组织老师编写教学大纲,分配教学任务,做好教学准备工作。

学校看我们这个专业还行,准备工作弄得比较快,所以1986年第一届恢复招生,只招收了劳动经济专业这个班,共20多人。

我们那个时候编写教学大纲,要进行调研,要选择教材,都是自己想办法,我个人在劳动经济专业建设中经过了一番非常艰辛的探索。

一边学习,一边教别人。那个时候非常艰苦,一天的时间分成了三段,上午、下午、晚上做什么都被安排得清清楚楚,首先自己要充实提高,才能去教别人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第一届毕业生到工作岗位上去了之后都还不错。这个专业要发展,要进一步地提高,单是靠自己钻研还不够,还要进一步地学习,开拓对外联系的渠道。

如何对外发展?第一步,联系兵器工业系统。这方面我是很熟悉的,因兵工学院厂长(经理)培训班轮训时,我是他们的老师,那些厂长都认得我,去调研很方便,我向他们请教人事劳动干部需要哪些知识,为了调研常态化,西南兵工局每次开人事劳资会,我去参加、了解学习人事劳动改革现状、情况、发展趋势和方向。

第二步,与全国设置了劳动经济系和专业的其他兄弟学校取得联系,汲取能量,学习他们的教学经验,了解劳动经济学科研究现状,学科发展前沿。为了这个事情,我还专门背着包跑到北京经济学院劳动经济系去,住在学生宿舍里,看老师教些什么,教材是什么样子,主要开展什么活动,在这些方面进行了认真的调研。通过这样的努力,劳动经济专业进展得比较快,西南地区小有名气。后来很多企业知道重庆工程管理学院设置了劳动经济专业,都开始向我们学校要人,我们学校就开始热起来了,劲头也越来越大。

熊斌带领学生深入企业开展实践教学 重庆理工大学供图 华龙网发

“虽有遗憾,与有荣焉”

主持人:在1996年3月份的时候,当时学校想提高自己的办学水平,也去做了申研的工作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获批,这对后面的教学有没有影响?

熊斌:1995年,学校提出再上一个台阶,准备申研工作。正式提出来是1996年,那时我任经管系主任,做了这些工作:首先确定专业,选择了劳动经济专业;第二个是提高师资整体实力,教授、硕士、博士有多少,所以我们就想方设法物色师资、招揽人才。另外一个就是科研水平要上去,全系的同志纷纷申请各种科研项目,要有专业方面的著作,所以我们组织起大家编写系列教材,走访相关院校的专家和教授们。

我带头走访了很多院校,比如四川省的西南财经大学、四川大学等,向他们请教,请他们派人来指导我们;还有西南农大的农业经济系,当时很有名气,同时还向其他院校学习,学习高等院校的办学经验,他们在申研的过程中有些什么问题,应当注意些什么事情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努力之后,我去兵器工业总公司办事,顺带探听学院申研成功率有多大,他们说可能还很困难,我说到底水平还差多少,他说可能只有50%的水平,需要继续努力。

那次申研未成功虽然有些遗憾,但那是经管系,也是我校奋发向上,不断向前的必经之道,它为重理工办学层次的提升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自那以后,经管系的师资力量不断增强。高水平、高学历的师资源源不绝地涌入,一批批省部级科研项目不断获得,一项项科研成果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,其中《工时评定方法》还先后形成《兵器工业标准》,进而上升为《国防军用标准》,2009年又上升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》在全国推广使用。劳动经济学科于1999年又荣获省(部)级重点学科的称号。由此可见,1996年的申研虽败犹荣。为第二次申研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,是走向胜利的必经之道。

主持人:您作为教师这个身份来说,对于今天年轻的学子有没有什么建议想说一说的?

熊斌:今天的年轻学子们,特别是重理工的师资,他们的层次比我们更高了,而且高了很多,现在硕士、博士生,重理工到处都是,希望他们把重理工的这种艰苦奋斗、不屈不挠的精神坚持下去。我想重理工未来的前途一定更加光明,希望是寄托在他们身上的。今年学校80周年,我已经是80岁了,长江后浪推前浪,将来就看他们的了,而且我也相信他们会把重理工办得更好。

学校现在又走到了另外一个关键时期,硕士学位拿到了,重庆工业管理学院改名为重庆工学院,后来又升格为重庆理工大学,由本科教学升格成了具有硕士授位权的单位,由学院升格成了理工大学,这是重理工人不断努力的结果。但还要取得博士学位授位权,就希望今天的重理工人,教授、专家,还有青年教师,奋发努力,争取尽快地拿到它!

为重理工送祝福 重庆理工大学供图 华龙网发